会卖萌、擅工作,昌北机场海关监管工作犬平均每月“闻”出60余批次违禁品

“汪汪兄弟”一嗅 违禁品难“闯关”

来源:见习记者 熊子易 晨报记者 万凯芸 文/图2019/7/22 2:46:13

190722A4Y2.jpg

▲“石头”正在检查行李中是否存在违禁品。

190722A4Y1.jpg

▲“斑斑”(左)和“石头”(右)一起接受训练。


在南昌昌北机场海关,有两只史宾格犬,不同于其他的狗狗,这两只可是“持证上岗”的狗狗,它们的职务是“南昌海关监管工作犬”,它们一只叫“斑斑”一只叫“石头”,是南昌昌北机场里有名的“汪汪兄弟”。它们样貌可爱、对人友善、不怕噪声、服从性好,经常有旅客拍下它们工作时的身姿。

一切从国外带回来的违禁品都逃不过“汪汪兄弟”的敏锐的嗅觉。它们只需用自己灵敏的鼻子在行李旁闻一闻,便知行李中有没有违禁品。要是“汪汪兄弟”闻了您的行李后坐了下来,那您的行李就将面临开箱检查,如携带违禁品便会受到相关处罚。


A.训练

每年去北京复训 每次时长一个月

近日,记者来到南昌昌北机场,在南昌海关的办公区域,记者见到了这对可爱的“汪汪兄弟”,长长的耳朵,棕白相间的毛发可爱极了,见到陌生人的到来,“汪汪兄弟”并不会大声喊叫,只是在旅客身旁走动着观察着一切。

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虽然都是史宾格犬,个头上也相差无几,但在外型上却有个一眼就能识别的“印记”。“它们俩其实很好辨认的,你看头上有‘小卷毛’的这只,它就是‘石头’,你再看另一只,它的‘发型’是个‘小平头’,这个就是‘斑斑’。”南昌海关办公室副主任科员王琦向记者介绍道,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虽是同一品种,但“发型”却不一样,这样对于不熟悉它们的人来说很好辨认。

记者了解到,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现在都已2岁多,但“斑斑”要比“石头”大几个月,所以算是“大哥”。“兄弟俩”都是从小便接受专业训练,身怀绝活。“它们俩在6、7个月大的时候就在警犬基地开始接受专业训练,现在已连续两年去北京参加复训,每次复训时长都长达一个月。”王琦自豪地告诉记者,它们前不久从北京复训回来,在那里主要是训练它们的嗅觉,训练查验动植物及其产品的能力,而它们俩的表现也获得了现场专家的高度肯定。


B.标准

监管工作犬不会让旅客感到害怕

“因为我们的工作犬主要是在行李转盘上工作,而在行李转盘旁又有很多旅客,他们需要拿行李。如果选择了一些外型‘强悍’,脾气‘暴躁’的凶猛型犬类,不仅容易发生工作犬咬伤乘客的恶性事件,也会让乘客难以接近感到害怕。因此,我们根据实际工作需要,最终选择了史宾格犬。”说起选择“监管工作犬”的条件,王琦说道,因为“监管工作犬”不是查犯罪分子,所以对于它们的现场工作要求是,不会影响到旅客的正常心理,不会让乘客看见它感觉害怕。而史宾格犬刚好拥有灵敏的嗅觉、性格温顺,非常有“人缘”,充满亲和力,没有什么“生人”“熟人”之分。也就是说,“汪汪兄弟”因为样貌可爱、对人友善、不怕噪声、服从性好,对动植物及其产品嗅觉灵敏,所以非常适合现在的岗位,成功获得上岗工作的机会。


C.成绩

平均每月可查获60余批次违禁产品

前段时间查获了沉香手串等濒危动植物及其制品;平均每月可查获60余批次违禁产品;水果、肉类等违禁产品很难逃过“汪汪兄弟”的鼻子……说起“汪汪兄弟”的工作表现,工作人员都给予了高度的肯定。那么,“兄弟俩”的鼻子是如何训练的如此灵敏的呢?

记者在室外训练场旁的一栋平房内看见了“兄弟俩”平日的嗅觉训练场地。在平房内用砖块搭建出一条“马路”,“马路”旁依次摆放着各类行李箱。“90后”训导员小鲁正在陪“石头”训练,让“石头”挨个检查“马路”上的行李箱。

“平时训练时,我们会把有目标气味的水果、肉类放在箱包里,然后再放一些其他空箱子或是装满衣物等其他用品的箱子。”小鲁告诉记者,首先会让它们做强化训练,如肉类有腥味,会训练它们对这类腥味有反应,然后将肉放进不同的箱子里,让它们去搜。

从之前“兄弟俩”查获的情况来看,他们查的最多的违禁品便是新鲜水果。“因为南昌目前以东南亚旅游为主,泰国、越南、柬埔寨,新加坡等热带国家,很多旅客会将芒果等热带水果带回来。也有人可能会带一些海鲜类的产品。”


D.现场

一趟航班中“嗅”出近十个“问题箱包”

随后,记者跟随海关工作人员前往昌北国际机场T1航站楼了解“南昌海关监管工作犬”的真实工作情况。刚巧曼谷廊曼至南昌的国际航班落地,行李传送带开始运转,“汪汪兄弟”要开始它们的工作了!

“搜!”随着小鲁的一声令下,工作犬“石头”便从地上一跃而起,扑在行李箱上,用它灵敏超凡的嗅觉嗅出违禁物的味道。记者注意到,当“石头”初步嗅出有违禁物的行李时,便会立刻坐下示意训导员,而后训导员会将行李提至一旁,让“石头”进行二次认证。“闻!”当“石头”再次坐下时,即为确认该行李内含有违禁物。最后南昌海关工作人员会当着行李箱物主的面在现场开箱检查。

而每当“石头”成功“验货”时,训导员都会奖励给它一些食物,旅客们的手机也跟着拍了起来,“别看它就工作这点时间,实际上对于它来说,工作量可不小,过一会儿还有一个航班要落地。”小鲁向记者解释道。这趟航班,“石头”竟验出了近十个“问题箱包”,其中经海关工作人员现场检查核实的就有6个,蛇皮果、奶片、虾片、鳄鱼肉……违禁物中不乏一些动物蛋白制品以及水产品,而上述举例皆为相关条例所列举的违禁物。

“对于现场确认为违禁品,我们将通过海关内部系统登记在册,最后予以验查销毁。在此,请回国的游客们务必了解入境检疫的相关规定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”王琦向广大读者提醒道。


E.未来

“汪汪兄弟”家族将壮大

记者了解到,相对于工作人员来说,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的工作可谓是非常惬意。“它们俩正常情况下是上两天班休息两天,依次轮班。也就是说,它俩每周有近一半的时间不用上班。但上班时,每日最多会检查20趟航班,工作量并不小。”王琦说,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的休息时间也并非完全懒散地休息,它们经常要进行体能及嗅觉训练。

虽然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工作时总是“擦肩而过”,它们俩的专职训导员也是一对一进行训练、照顾其日常饮食起居,但只要有机会,“兄弟俩”还是会一起进行训练,以便增进感情。在性格上,身为“大哥”的“斑斑”较为沉稳,而年幼几个月的“石头”则是活泼外向型。

据了解,在“工作日”,“监管工作犬”的工作时间也需要严格控制,以避免它们嗅觉疲劳,“兄弟俩”一次性上岗工作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。“通常‘斑斑’和‘石头’的单次工作时间不超过30分钟,两次工作间隔时长约为20分钟左右,一般情况下,刚好下一趟航班到达时,‘汪汪兄弟’便会再次上岗工作。而它们在工作期间是非常守规矩的,既不吃东西,更不会随地排便,也不会去找旅客互动。”

提及监管工作犬的工作年限,王琦告诉记者,“斑斑”和“石头”差不多到5、6岁的时间就得“退休”了,相当于人类的40、50岁。由于兄弟俩现在正值壮年,还能在工作岗位上工作两、三年,所以暂时还未考虑物色新的工作犬来接替“兄弟俩”。不过“汪汪兄弟”的家族却有可能增大。“目前南昌的开放程度较大,进、出境的人数越来越多,南昌国际快件监管中心开通运营,需要监管工作犬的地方将会越来越多,所以我们正在计划多引进几只监管工作犬,逐渐将‘汪汪兄弟’家族队伍壮大起来,辅助我们更好地进行工作。”


编辑:袁云飞

热播视频